您当前位置: 新闻> 新闻详情
 
新闻详情

日均在线》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作者:lovebet-lovebet体育官网-lovebet爱博体育      发布时间:2019-11-27 11:23:36

  Steam Chart上最新的数据显示,《DOTA2》10月份的日均在线万日均在线最低数据后创下的又一屈辱纪录。

  上一次《DOTA2》日均在线年前。那个时候《DOTA2》刚刚公测不久。不同的是,当时的《DOTA2》尚处在奋力超越的时间段,而现在《DOTA2》正在疯狂的向后“倒车”。

  这一次,又有很多人要大呼《DOTA2》为“Dead Game”了,可笑的是,这个称号从2017年起就似乎已经成为了《DOTA2》的“专属外号”。

  《DOTA2》,这款承载无数玩家记忆、不断创造电竞史上单项电竞项目最高奖金纪录的游戏究竟出了什么些问题?

  “快吐了,7.22版本已经玩了6个月了,下棋也快下的麻木了”。一位从《DOTA2》玩到《DOTA2》的老玩家向茶馆吐槽《DOTA2》开发商V社那慢的令人发指的更新速度。

  在Ti9国际邀请赛后,V社公开了最新的大版本“世外之争”的消息,有消息透露V社将在今年秋季将这个卫星落地。但现在,时间已经快接近11月末了,他本人从未见过如此能“拖”的游戏厂商。

  “隔壁《CS:GO》时隔两年都推出大版本“裂网大行动”了,而“世外之争”的落地还要指望所谓的“舅舅党”给你一点希望与信心“。说到这里,这位老玩家的语气明显比之前更加激动了一些。

  对于《DOTA2》这款游戏,V社一直以来都将其每年的大版本更新放在国际邀请赛后的2-3个月,比如2017年11月上线版本等,无论是玩家还是职业选手都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更新模式。

  这样做是否线》游戏利好我们很难去做定义,但V社不可能看不到这样做的一个糟糕后果。

  通过Steam Chart我们可以很清晰的看出《DOTA2》这款游戏的一个日均在线走势,每年的国际邀请赛期间于大版本更新后的2-3月通常是活跃期,而版本中末期则是《DOTA2》游戏活跃的低谷。在V社的“调教”下,每年的曲线走势都基本相同。唯一不用的是,走线一样,但数据一直在跌。

  每年都在跌,甚至跌的频率与时间段都是大致重合的。唯一比较“异常”的是2019年《DOTA2》上半年,《DOTA2》连续数月的日均在线万,这得感谢《DOTA2》的游廊地图《刀塔自走棋》的火爆。

  如果没有自走棋,那么按照2018年末的曲线》甚至有可能在今年上半年就创下一些屈辱的纪录。

  我们似乎都能预见在“世外之争”更新后《DOTA2》日均在线值能从现在的泥藻中挣扎出来后然后过几个月继续下跌然后再次跌破纪录的场景。

  《DOTA2》目前的问题不是一个大版本更新就能够解决的。毁誉参半的电竞赛制,玩家的自然流失,迟迟未能解决的天梯匹配以及炸鱼现象,这些都是背在V社身上的“大锅”。

  《DOTA2》每年都在刷新单项电竞赛事奖金的纪录,这仍是《DOTA2》吸引外界与市场关注的核心话题点。V社对Ti的重视是始终如一的,但在整体赛事体系的安排上,就显得有些“慌乱”。

  Ti7开始,《DOTA2》开始启用巡回赛模式,将除了国际邀请赛之外的赛事整合并分成Major与Miner两个等级,职业队伍从这些比赛中获取积分来赢赢取国际邀请赛的直邀名额。

  V社最初的想法是让新的队伍获得更多的机会,但在2017-2018赛季,V社却设置了9个Major赛事与9个Miner赛事,紧密的安排让很多队伍都开始战略性的放弃一些重要比赛。而因为邀请体系的存在,很多够资格参加Major赛事的队伍又选择放弃参加Miner赛事,这导致Miner赛事始终面临关注度较低的现象。

  另一方面,Major赛事的成绩几乎被几只顶级强队所垄断,其他队伍只要在某一个Major上拿下四强或者更好的成绩,那么这支队伍大概率就够积分会被直邀。

  比如Ti8的VGJ,一个Major亚军1350积分,直接将VGJ送入了直邀安全区,最终以第8名的积分排名获得直邀资格。

  2019年-2020赛季V社将紧张的赛程优化到了5+5模式,大赛之间的空隙给了职业选手更多适应版本与开发套路的时间,但刚刚在成都结束的2019-2020赛季第一个Major比赛还是“献祭”了。

  双冠王OG、“大魔王”秘密、国内强旅LGD等顶尖队伍都选择放弃了这个Major赛事,这也让本应该备受瞩目的新赛季第一个Major关注度远小于同期水平。

  而由于顶级强队的大量缺席,本次Major的四强队伍基本都已手握Ti10国际邀请赛的半张门票,冠军队伍TNC则是基本已经确定了Ti10的直邀名额。

  目前看来,V社对巡回赛事的安排,还需要进一步的摸索,寻求一个质量与流量双保险的解决方案,长期保持电竞赛事的高关注是解决目前《DOTA2》现状的良方,它能带动线上线下玩家的热情,同时在推广方面也能起到很大的帮助。

  说完了电竞对《DOTA2》的影响,我们再来聊聊玩家本身,聊聊《DOTA2》这款游戏本身。

  作为一款已经运营了超过6年的游戏,《DOTA2》已经基本被定义成了一个很难吸引到新玩家的游戏。

  正如很多“Doctor”说的,坚持的仍然在坚持,但新来的又会因为各种原因而退坑。比如,成绩。

  根据2017年的统计,中国《DOTA2》的玩家数量在全世界排名第三,仅次于俄美。在Ti8之前,中国《DOTA2》都保持着“偶数年”夺冠的神线亚的成绩一直是不少《DOTA2》玩家津津乐道的点。

  你可能之前在不少地方看过这样一张“收难民”的图,但在Ti7之后,你已经很少再看到这张图了。

  糟糕的天梯环境也是V社始终未能解决的问题。在今年9月份,V社发布大更新对现有的天梯机制进行了较大的调整,但从数据上看,这次调整的效果并不明显,并很有可能起到的负的效果。

  玩家的游戏体验始终是最应该被重视的。V社在对一款竞技游戏的天梯机制进行大改说明了官方对玩家的重视,但何时能够获得大部分玩家的满意V社还需要做更多的努力。

  除此之外,炸鱼、代练也是《DOTA2》这款游戏的“老毒瘤”了。不说吸引,想要留住可能的新玩家,V社在炸鱼与代练上下的功夫还远远不够。

  算上内测,明年我们将迎来《DOTA2》的十周岁生日,这款游戏将面临人生中或许最难的一道坎。

  《DOTA2》走过这10年身上多出了太多“毛病”,“负重前行”走向下一个10年?V社是时候好好思考《DOTA2》的救赎计划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